中福在线登录

中福在线登录

Relevant training

Relevant training

Relevant training

当前位置:首页 > 中福在线登录 > 中福在线登录

[通胀压缩民企生存空间 处境不如2008年]:尽管温州、东莞等地纷纷辟谣,当地并未出现企业大规模倒闭现象,但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正陷入多年来的最低谷。 “我倒是很纳闷,2008年我们的订单没怎么受影响,2011年却是最差的一年。”东莞市舒怡制衣厂负...

  尽管温州、东莞等地纷纷辟谣,当地并未出现企业大规模倒闭现象,但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正陷入多年来的最低谷。

  “我倒是很纳闷,2008年我们的订单没怎么受影响,2011年却是最差的一年。”东莞市舒怡制衣厂负责人舒先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坦言。   本报记者赴东莞实地调查发现,原材料、用工成本上涨等因素压缩企业利润空间,加上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加大,很多企业要么有单不敢接,要么想接接不到。   “前两年,我们一直在说狼来了,实际上狼没来。现在的状况,不是国际经济危机带来的,恰恰是国内通货膨胀造成的。”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区域经济专家丁力对本报记者说。   通胀打击低端企业   东莞虎门镇以服装制造业发达著称,舒先生的工厂所在的博美布料市场一带聚集了上千家中小型制衣厂,大部分是贴牌加工厂,技术含量相对低下。   “从4月23日到现在,我们厂的工人几乎都是半工半玩,有60%的人上班我就很开心了。还有很多小厂,只有20%到30%的人在上班。”舒先生无奈地对本报记者说。   他的工厂2004年开业,在几百平方米的厂房里代工四个境外服装品牌,分别来自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   尽管是代工,舒先生认为自己的厂属于具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制衣厂。由于用于出口,产品质量还必须达到国际环保标准。   就是这样具有一定抗风险能力的制衣厂,如今也觉得难以为继了。“2006年、2007年订单最好的时候,有十二三万件,现在最多五六万件。” [$page]  原材料、用工成本上涨和订单减少的双面夹击让小型制衣厂倍感压力。   舒先生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作为最主要原料的棉布,已经从每公斤35元涨到了59元,但是客户下订单的单价却不愿提高,“以前出厂价25元,现在我们涨5元钱,客户都不愿意买。”   “整个市场都是这样,竞争很大。除非是知名的品牌,涨价还能销售。中等产品涨价,客户会担心影响销售。所以订单价格一般不会提高。”东莞市虎门服装服饰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敏健解释说。   同样提高的还有人力成本。2011年3月1日起,东莞最低工资标准上涨到1100元,舒先生每月的工资支出5万多,比原来上涨20%左右。   “现在,我们这种小厂找个工人好难,肯定好好养住。”他必须不能“亏待”工人,才能留住人。   今年上半年以来,舒先生的朋友中屡屡传出倒闭的消息。面对通货膨胀,受到打击最大的是服装、鞋业、玩具等劳动密集型、门槛低,抗风险能力相对较低的行业。   厚街鞋业鞋材行业协会会长方先生也表示,在跟一些会员聊天中,经常会听到他们的担心,今年比2008年情况好一些,但是比2010年差一些,下半年担心还有一些厂会倒掉。 [$page]  中高档产品才有生存空间   过去三年,东莞一直都在转型升级。2010年11月16日,东莞被正式评为全国加工贸易转型升级试点城市之一。   转型升级提升了劳工待遇,也提升了用工环境,但却无形中压缩了小企业的生存空间。   “东莞越来越只适合生产中高档产品,生产中低档产品的企业很大概率会倒闭。”东莞港之杰实业有限公司经理廖永杰告诉记者。   他的公司在东莞厚街白濠村工业区,生产安全鞋(即“劳保鞋”),厚街是鞋业鞋材行业的聚集地。   廖永杰说,他们原本打算在东莞设立制鞋生产线,但由于“市场情况越来越恶劣,人工成本增加百分之三十”,他们唯有把生产线转到内地城市,东莞的公司只负责接单、设计、打版。   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压力也不容小觑。“十年前,一双鞋出口10美元,现在也是10美元,但是人民币升值,意味着你的利润空间下跌了百分之三十。”廖永杰表示。   廖永杰说,现在想保持利润,就要接到一双30美元的订单。“但是高单价的单,意味着企业自身实力也要提高。转型升级不是那么容易的,设计研发需要更多专业人才、专业设备。”廖永杰说,虽然政府有很多转型升级的扶持政策,但是很多中小企业对政策并不清楚,而且也不一定能享受到真正的优惠。   “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比2008年更加艰难。”据廖永杰表示。 [$page]  转型升级是把双刃剑   但舒先生认为,不是每个厂做品牌都能活,一个朋友失败的经历,让他对做品牌相对保守。   “2007年,我有个朋友就开始在虎门做自己的服装品牌,投资做设计、买机器、做推广,但是市场营销没做好,货积压着卖不出去,亏了两三百万,老婆也离婚了,他从老板又变回了打工仔。”舒先生告诉记者。   而他这样的贴牌加工工厂,做多少卖多少,不会压货,不用想着自己去开拓市场,一件衣服赚几元钱,也是稳稳当当的。   但是现在“稳当”似乎也难求了。舒先生说,他打算两条腿走路,一边做外销,一边注册商标,生产一些自有品牌,放到批发市场销售,但是“不能冲得太猛”。   按照统计,东莞还有4000多家劳动密集型来料加工厂,这一轮国际原材料价格上涨和劳动力成本增加让这些企业又一次经历考验,但不是每个厂都有转型升级的实力。   东莞市虎门服装服饰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敏健对本报记者说,通过局部调查显示,劳工用工困难,通货膨胀,最大的影响是经商的环境变差,企业没有那么大的利润空间,对中小企业影响更大。   对于一些小企业倒闭,他表示,这是一场市场自然洗牌,不太良好的企业,通过这次市场的洗牌,让整个发展空间扩大,让留下的企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转型升级是一把双刃剑,我历来认为转型不应该是喜新厌旧,也不能喜大厌小。转型,应该是全社会方方面面提高生产效率。现在有些中小企业倒下蛮可惜的,政府应该出手救救。”丁力表示。

Copyright © 2013 版权所有
备案正在申请中...